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王沂东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心倾沂蒙绘乡情——记油画家王沂东

2007-08-10 00:00:00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王春立
A-A+

  1984年,全国青年美术展览后,中国美术馆收藏了油画家王沂东的《古老的山村》,并在日后做为馆藏作品经常予以陈列。此画完成于1983年,当时他只有二十八岁。从那时起,王沂东以严谨扎实的写实作风,单纯明快的艺术语言,娴熟精湛的表现技巧,向人们展现了一个质朴清新的艺术世界。在这个世界里,艺术家对生他养他的沂蒙山区,对一望无际的北方田野,对世世代代生活在这里的勤劳、敦厚的农民,倾注了无限的爱。   


  王沂东,1955年出生。1972年,就读山东艺术学校美术系。毕业后留校任教时创作的《沂蒙新春》。1978年,考入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王沂东在中央美术学院这样的艺术环境熏陶下,通过不断地创作实践,使他更加热爱家乡的一切。沂蒙山区造就了他的艺术。1982年毕业留校在本系任教后,他继续创作了以反映沂蒙山区农民生活为题材的《古老的山村》、《王玉贞》、《歇晌》、《赶集》、《母与女》等新作。这些作品,通过对所描绘人物命运的深入刻画,准确地表现了历史的进程。由此确定了他在画坛上特有的地位。王沂东的油画创作,迄今为止,大体上可以1986年为界,分为两个阶段:前一个阶段,在创作中大多撷取现实生活中瞬间的情节,以此直接抒发自己对现实生活的明确感受,进而深入地表现了北方农村——特别是沂蒙山区农民的情感和愿望。   


  王沂东非常熟悉家乡的农民,这时期他所画的农民肖像,犹如采取了“史家”笔法,提示了心灵发展的历史,体现了民族文化的审美意蕴,涵括了重大的社会内容。曾经参加过法国第十六届世界艺术节的《王玉贞》,创作于1983年。在画面上,画家通过对主人公凝视的两眼、微张的嘴、并扰的双脚细微地刻画,表现了少女的羞怯和情绪的紧张。她衣履不整,过分粗大的手以及疲备的身形,向人们展现了她依恋于土地、整年整月在土地上艰辛劳动的情景。她是那样的善良、朴素和坚强,强烈地唤起了人们的敬意和同情。她是中国几千年农村妇女的一部历史的缩影。透过她的头部、双手、红色上衣与黑褐色背景的对比,暗示了她必将冲破落后的小农经济的樊篱,迎来新的光明。1986年以后,王沂东在创作上,从多以瞬间即逝的情节揭示作品的主题,转向通过更加单纯明快而又含蓄丰富的艺术语言,以“外部”的真实表现“内在”的本质——即通过所描绘的严谨的具体物象,表现抽象的理性内涵。在《惊蛰》中,虽然描绘的是北方山野冬去春回时的景色,但并不是自然的翻版。作者以对所描绘的景物独特的感受,炼铸了具有个性的艺术语言,并以此对所描绘的自然景象进行了再创造。1986年创作的《母与女》,曾获第六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优秀作品称号。这是一幅非常简洁、情感炽热的画面:画家捕捉了小女孩唯恐母亲背着的薯藤掉下来,正在用力往上托这一在农村中经常可见的情景,着意刻画了母与女的深情。背着薯藤的母亲用绳子向下拉的力,与小女孩跷起脚跟,两只小手向上托的力,通过母亲背上的薯藤这一共同的媒体,交融在一起。母亲红色上衣遮挡了女孩红色上衣的袖子,因而又使俩人上衣的红色,连结在一起。这些都为表现母女之间亲昵的关系,显示了特殊的意义。他的《肖象》描绘了一位非常娴静优雅的姑娘。这位姑娘正面站立,两臂自然下垂交指于身前,黑色的背景与衣服的黑底色融为一体,彷徨三维空间的画面被“压缩”为平面构成。她的头颈、手臂和绣有红、白、绿色花纹的服饰,做为高度组织水平的知觉整体,从背景中清晰地突现出来,构成了完美简洁的圆形。她的在前胸、袖口、肩部、臀部服饰中平行的直线与规则的曲线的变化,准确地暗示了型体结构的起伏。这些处于人体不同部位的服饰,做为一种“不完全的形”保持着内在的联系,因而使得它们中间被黑色“断”开来的完美的线条,保持着必然的连续性。服饰中平行的直线和由规则的曲线所构成的四方连续的花纹,形成了有节奏的变化。   


  王沂东认为,如何以单纯的艺术语言表达华夏文明深层次的内涵,“点火”的地方,就在于民族性和地域性。具体说来,就是要把功夫下在对形、色以及审美趣味的民族化的处理上。   


  正如“黑”与“白”在我国传统绘画中不仅仅是一种色调上的简单对比,而是体现了中华民族几千年来虚实相生的美学观,王沂东在画面上对黑与白、对黑红金等颜色巧妙地运用,对传统壁画、民间年画在线条组合,色彩对比上有益地借鉴,使得他的作品既表现了现实生活的风貌,又具有厚重的历史感。1988年创作的《江南女子》等作品,足可以说明这一点。   


  1987年,王沂东应邀赴美讲学并举办个人油画展览,受到《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美国重要报刊的赞扬。在美国一年多,他并不为名利所困扰,于艺术博物馆中认真研究了许多古典大师的名作。他做为中国画家,在创作中离不开中华大地,离不开沂蒙山区。他说过,“对于搞艺术的人来说,生活感受的干枯是最可怕的”。因而,他提前两年回国。有些持有世俗偏见的人,对此举甚为不解。可他坚持认为:“画中国题材,还得在中国画。”怎样才能画好“中国题材”?他已经做出了回答,并为此正在做出新的努力。   


  (王春立 中国美术馆副馆长艺术委员会副主任)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王沂东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